中国国家主席习10日会见访华的挪威首相索尔贝格。澎湃新闻记者 沈靓 李怡清 编辑 林顺祺 廉秀宇(02:32)

6天的行程,从北京到上海,再从杭州返回北京,超过500人的史上最大商务代表团,与中国关系正常化仅仅4个月左右的时间,挪威王国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4月7日至11日对中国进行的这次正式访问颇为引人关注。

4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在人民大会堂同索尔贝格进行了会面。据新华社报道,会面中习强调,双方要增进政治互信,加强高层交往,为双边关系发展做好前瞻性、战略性规划,密切各层级人员交流,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保持协调。

而4月8日在上海的行程中,索尔贝格回答澎湃新闻()提问时也称,“我认为为了推进双方的合作,需要首先继续打开政治方面的合作。”索尔贝格还谈道,“未来中挪在交流、环境、可持续发展、研究与科学创新等国际问题上都可以推进合作,两国的企业领导人、学者以及创新者们都可以展开更多的技术性合作。”

4月8日,作为挪威代表团此行一部分的上海中挪商务论坛上,有挪威代表团成员向澎湃新闻透露,“这些年挪威方面的等待可谓焦急——关于这一点,从这支500多人的代表团构成就可以看出,挪威人口仅有500多万,万分之一的人都在这儿了。”

当天,在上海的行程中,为了能够推广挪威重要的出口产品三文鱼和北极鳕鱼,索尔贝格亲自充当“宣传员”的角色,试吃刚出炉的极具中式料理的椒盐鳕鱼。

中国外交部曾表示,中挪关系由于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事件严重受损,经过双方多次深入对话,于去年年底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

而在此期间,双边贸易也受到打击,挪威出口中国的三文鱼销量锐减。据了解,挪威三文鱼出口占全球的一半,2016年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仅为5%。挪方希望随着两国关系的正常化,在2017年将这一比例上升到65%。

“挪威拥有高质量的海产品资源以及科学先进的捕捞方式,而中国拥有巨大的市场,两国之间可以用一种可持续的方式来买卖三文鱼。” 索尔贝格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卖更多的三文鱼到中国!”

而三文鱼或许只是中挪双边贸易的一个侧面,在此次访华期间,中挪双方达成共识,将重启双边自贸协定谈判,两国之间的其他经贸协议也将随之推进。

日本《外交官》(The Diplomat)杂志近日刊登了北极问题专家的文章《中国“一带一路”进入北极》,文章中提到,仅有400万人口的北极地区,却拥有世界已探明自然资源总量的20%,基础设施的开发潜力也没有充分挖掘。但也正是北极地区,却连接着亚洲、欧洲以及北美洲这个占据北半球国际贸易总额90%的区域。北极航道的开发将为世界提供更为便捷的运输系统,同时北极当地也将因由之增加的商机受益——双赢的空间是巨大的。

但是目前为止,在北极理事会8个国家中,除了俄罗斯外,作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国成员的北欧五国同中国在北极事务上的合作才刚刚开始。中国是否能成为北欧国家在北极事务上良好的合作伙伴呢?

在备受关注的此次中美元首会晤前,习刚刚对北欧国家芬兰进行了正式国事访问,北极科研是双边交流重点。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当时表示,希望深化经贸、投资、创新、环保、旅游、冬季运动、北极事务等领域和“一带一路”框架下合作。

此次在同索尔贝格的会面中,习也强调,双方可以在“一带一路”框架内开展合作,共同促进欧亚大陆互联互通和共同发展。中方愿同挪方深化在北极科研、资源开发、地区环境保护等领域合作,维护并促进北极地区稳定和可持续发展。希望挪方为推动中国-北欧合作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近年来,随着气温升高,北极冰川逐渐消融,自然资源开采、北极航道开辟成为北极理事会国家和众多域外航运、贸易大国关注的焦点,90%外贸依靠海运的中国也在其中。

在海洋运输方面,挪威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船舶技术、航道开采、海洋贸易,从大的国际战略到技术环节的问题,8日的中挪商务论坛航运分会场的讨论中均有涉及。

就在近日,挪威政府批准修建全球首条船舶隧道,这条在挪威斯塔特岛高山下开凿出的隧道将在2023年左右完工,以方便船只避开该国西南部一段危险海域。

在8日的商务论坛上,挪威外交大臣布伦德表示,海运、渔业,这些挪威的传统优势行业都期待能与中国有合作。

上述文章指出,今年5月,“一带一路”峰会将在北京召开,更多的北极事务利益相关者将获得合作机会。北欧北极地区的位置决定着“它可以向南看欧洲,向西看北美,向东看亚洲,理所应当地‘一带一路’的机遇也在其视野范围内”。

极光观测点的设定、 丝路基金的进入、中资企业在北海航道的活动、参与北极走廊铁路项目、中国-北欧北极研究中心的建立、中国在极地航行规则制定方面的贡献等等,中国在北欧北极已有动作。(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