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伊朗媒体9月28日报道,伊朗革命卫队地面部队当天对躲藏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被伊朗视为分离主义组织的伊朗库尔德斯坦(KDPI)基地进行了轰炸,期间伊方发射了至少73枚弹道导弹,出动了数十架自杀式无人机。另据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卫生部透露,伊朗当天的轰炸造成至少9人死亡,32人受伤。

近期伊朗对其境内库尔德分离主义和活动的打击活动,无论其频率还是力度较过往都明显增强。伊朗为何会在眼下这个节点发起如此密集的打击,背后有何考量?

多年来,库尔德问题一直是中东地区国际关系中的焦点议题之一,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高烈度的分离主义活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自治诉求都曾占据国际媒体的头条长达数载,然而,伊朗境内的库尔德分离主义和势力及其活动,却鲜少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库尔德人占伊朗总人口约7%、总数近700万,主要分布在伊朗西部的库尔德斯坦省、科尔曼沙省、伊拉姆省以及西北部的西阿塞拜疆省。从规模和影响力来看,伊朗境内的库尔德人都无法与土耳其或伊拉克的库尔德人相提并论,但就分离主义活动而言,伊朗的库尔德人并不逊色。1946年昙花一现的马哈巴德共和国在某种意义上可被视为伊朗库尔德人分离主义活动的最初尝试。近年来,被伊朗定性为恐怖组织的伊朗库尔德分离主义力量主要包括两股势力:

这支分离主义势力与土耳其的库尔德工人党过从甚密,其政治诉求、活动方法均参照和模仿了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的分离主义套路。自成立以来,该组织一直在为争取伊朗库尔德人自治权而与伊朗政府抗争,并为土耳其、伊朗、叙利亚、伊拉克的库尔德政治及武装团体提供支持和保护。正因如此,该组织也被土耳其视为恐怖组织。为了缓和与伊朗的关系,美国在2009年时也将其列入恐怖组织名单之中。

存续仅11个月的马哈巴德共和国是该组织建党初期的尝试。伊朗巴列维王朝前期,一度采取若干宽松的库尔德政策,但在后期不断加强对伊朗库尔德地区的控制。在伊朗革命时期,尽管库尔德斯坦短暂掌控了伊境内大部分库尔德地方政权,但到1983年伊朗库尔德地区已经全部被伊朗政府掌控。此后该组织逐渐走向分离主义道路。在被伊朗政府定性为恐怖组织之后,该组织将其指挥机构转移到了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内。

伊朗革命卫队9月28日发动打击的目标正是伊朗库尔德斯坦在伊拉克境内的基地,位于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以东约65公里的科亚,轰炸目标包括科亚附近的军营、住宅、办公场所及其他区域。

伊朗9月28日的行动并非其首次越境打击库尔德分离主义力量,应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打击本国的分裂势力和势力本是各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常规操作,但伊朗打击的时机不能不引人关注。伊朗之所以选在当下这个时间节点加强对库尔德分离主义势力的越境打击强度和频率,是为了充分利用了对其有利的国际情势。

一方面,当前国际大环境有利于伊朗提高越境打击库尔德分离主义势力的频率和强度。何出此言?其一,俄罗斯总统普京9月21日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已签署局部动员令,这意味着俄乌冲突升级将是个大概率事件;其二,9月27日,俄罗斯为欧洲供应天然气的北溪1号和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发生颇为诡异的爆炸,国际社会一片哗然;其三,9月28日,以色列国防军对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北部城市杰宁附近的一处难民营发动军事行动,与当地巴勒斯坦民众发生冲突,造成4人丧生,44人受伤。在这一系列全球和地区热点问题凸显的背景下,伊朗提高越境打击分离主义和活动的强度和频率,自然就有了相对宽松的行动自由度,既不会被国际社会太多关注,亦不会面临太多的国际舆论压力。

另一方面,自萨达姆政权倒台后,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自治意愿甚至独立诉求日渐高涨,利用外部力量谋求更多利己诉求亦是库尔德地区政府屡试不爽的策略。美国和以色列是其难以舍弃的不二选择。当然,美国和以色列也看中了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政府在遏制阿拉伯反美、反以力量、打压伊朗上的战略价值。对于库尔德地区政府与美国、以色列在反对伊朗利益问题上的合谋,伊朗自然心中有数。

正因如此,伊朗希望抓住当前的有利时机,加强对库尔德分离主义势力和活动的打击,意欲取得“一石多鸟”之效。

首先,通过打击行动,伊朗可在一定程度上遏制库尔德分离主义在伊朗境内实施活动的能力,亦能震慑国内库尔德分离主义势力的支持基础。

其次,伊朗希望越境打击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政府内的目标敲打美国和以色列。在伊方行动后,如果美、以袖手旁观,便可借此削弱二者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影响力,进一步显示伊朗的存在感。反之,如果美、以卷入其中,则势必会在地区内引发新的反美和反以浪潮。美国人亦深谙此道,因而在伊朗实施打击时,美军虽有一架F-15战机紧急升空并击落了一架伊朗无人机,但并未深度卷入其中。

第三,借越境打击行动转移伊朗国内舆论焦点。伊朗库尔德裔女孩马萨·阿米妮因伊朗宗教警察执法不当而丧生,引发伊朗国内大规模的抗议浪潮,伊朗政府面临巨大压力。这波抗议潮虽然主要是因伊朗民众不满,但也不能排除美国和以色列居中推波助澜。因而,伊朗此时发起越境打击库尔德分离主义的行动,一方面是对美以释放强硬信号,另一方面,也可以转移伊朗国内舆论焦点,减轻伊朗政府面临的舆论压力。

最后,在伊朗核协议谈判前景不明、困境犹在的情况下,面对美国在新一轮伊核协议恢复履约谈判中仍无足够谈判诚意,保持一贯盛气凌人,伊朗势必需要展示一下自己强硬的姿态。(作者简介:李兴刚,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