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一向以浪漫自由而闻名于世,埃菲尔铁塔、罗浮宫、凯旋门、香榭丽舍大街、巴黎圣母院等等代表法国悠久历史和文化的建筑每年吸引世界各地游客来参观。

如果你刚到巴黎,一定会被它市中心的混乱、垃圾堆积如山的场面所震惊,当地导游会提醒你不要到黑人聚集的街区居住,在游览景点的时候不要和黑人搭话,因为你可能会被狠狠敲诈一番。

伴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前来法国旅游的游客越来越多,近年来让最法国警察头疼的是黑人抢劫案频发,就算在繁华热闹的市中心、景点也会聚集大量黑人,一不小心就会有游客被诈骗抢劫。

伴随着近年来政治正确的呼声,强调肤色多元,人种歧视的运动在全球掀起热潮,黑人在西方国家成为了敏感话题。

在人们印象里,由于上上世纪黑奴贩卖的历史因素,美洲国家应该是欧美国家中黑人数量最多的。

然而2018年法国的一项新生儿调查结果则是震惊世界,法国新生儿中竟然有60%是黑人族裔!土著反倒成为了少数民族。而同年法国在世界杯中夺冠后,由于球队队员中黑人比例大,更是有人嘲讽夺冠的是非洲队。

在人们接触的法国影视作品中法国是一个以白人为主体的传统欧洲国家,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黑人呢?甚至黑人数量呈远超于土著的速度增长?

当今社会,好像越是发达国家生育率越低,诚然,全球经济的经济浪潮下,每个国家都有危机意识,不赶快发展就要被其他国家远远甩在背后,青年一代压力越来越大,低欲望时代成为讨论的热词,而早在80年前的法国就面临着低生育率问题。

众所周知,法国作为一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18-19世纪搭上工业革命的快车,社会经济高速发展使法国迅速成为世界版图的一霸,生活质量的提高。

使法国民众普遍追求于更自由更浪漫的生活,对婚姻、生育的热情也降了下来。甚至不生孩子一度成为社会潮流。

而随着二战后像西蒙·德·波伏娃等法国女权主义作家、活动家对女权主义觉醒作出的伟大贡献,欧洲大陆一度掀起女权主义的浪潮,女性更不愿意作为婚姻的附属品,不愿意把生活局限于相夫教子。

伴随战争带来的消极情绪,法国人口大量流失,人民更倾向于一时的享乐主义,不愿意用婚姻约束自己,据统计,在1931到1936年,法国人口只增加了7.2万人。

人口问题间接导致了法国在二战中的不利地位,二战前法国仅有4100多万人,较之其他发达西欧国家要低出不少,而此时的德国本土人口约有6929万。

面临这一人口困境,法国出台了众多鼓励生育的政策,然而收效甚微,在当时的青年一代中依然很少人会选择结婚生子,法国政府不得不寻找其他解决办法。

战后低生育率的问题,不仅关系着国家的税收、青壮年力的利用,更关乎法国今后在国际上的地位。二战后,人口锐减,为了提防下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各国都想尽办法增加人口数量来面对突发战时情况的征兵。

法国政客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引进黑人,而引进黑人对于当时的法国来说的确是个很好的解决办法。首先便是语言方面的问题,法国人一向骄傲于自己的母语——法语。

甚至有法语是世界上最优美的语言一说,而法国在非洲有很多殖民地,例如当今以旅游业出名的北非国家摩纳哥,依然把法语作为官方语言,引进黑人首先就解决了语言不通的问题。

其次,二战后人类深刻明白了战争给人类带来的巨大危害,很大一部分法国人愧疚于对被殖民地人民带来的伤害,也愿意接纳这些殖民地的黑人。

而黑人也曾在法国落魄时施于援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面对强大的纳粹德国,法国曾一度亡国,首都巴黎被德国战机炸得面目全非,在贝当准备向德国投降时,戴高乐将军征召殖民地的黑人参加战争,最终取得胜利。

黑人的廉价劳动力对于资本家来说的确很有吸引力,在欧洲人力成本很高,而且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人民也识破了资本家的阴谋,人民的力量开始崛起与资本家抗衡,在当时的巴黎,几乎每天都上演着罢工、的戏码。

相对于法国土著,面对政府对于生孩子给予的补贴,黑人更愿意生孩子。黑人的引进正好解决了法国的低生育率,又解决了青壮年劳动力短缺的问题,面对当时的法国政府,确实是块有利可图的蛋糕。

从古至今,无论是什么人种都是有好有坏的,法国相对于贫瘠的非洲对黑人来说更像是一个天堂,有些勤劳聪慧的黑人来到法国就辛勤工作。

凭借自身优良的品质,成为了企业家、作家、演员等等,他们珍惜来到法国生活的机会,日子过得蒸蒸日上。

然而更多的却是黑人引进带来的暴力问题,大多数黑人受教育度不高,素质普遍偏低,内心没有正确的道德观,这也就导致了他们无法适应于法国社会,更倾向于去做些偷窃抢劫的事来获取钱财。

然而法国人一向对于人种差异容忍度极高,很多时候法国人更多是抱有赎罪的心态,国际上的强行政治正确的观念在西欧等发达国家更深入人心,很多时候正是这些富有同情心甚至白左的白人会在人们指责黑人破坏他们国家的时候站出来维护黑人。

面对政府对于生育的奖励政策,比起工作更能吸引一群懒汉黑人的关注,然而对于孩子生下来后的教育,他们也并不在乎,自然而然,他们的孩子又重蹈覆辙,成功传承上一代偷抢摸窃的德行。

在国际上,法国的素质教育一直为人们称道,法国政府也意识到解决黑人暴力问题首要便是要提高黑人的素质。只有让更多黑人接受到正规教育,才能真正改变这一种族的劣根性。

然而,很多黑人仅仅是为了拿钱而生孩子,即使政府给出众多优惠条件,他们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进行更高层次的教育,他们更希望孩子能够早日成家生子好再领政府补助金。

黑人乐意生孩子,引进黑人确实短时间内解决了法国低生育率的问题,然而80年前的法国政客远远没意料到黑人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占领了法国,2018年新生儿调查中黑人和混血的比例竟然高达百分之60,这意味着法国土著白人在短短80年成为了少数族裔。

人们惊叹于黑人强大的繁殖能力,不少人意识到黑化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印象将会变成长期的、持久的。

一直以来,黑人在西欧不管是社会地位还是工作薪酬都是远低于白人的,一开始黑人们奔着法国舒适的环境和优惠政策来到法国。

但近几年人种平等呼声越来越大,黑人也渴望于拥有相同的地位,而他们之中具有强大社会影响力的人却很少,缺乏正确的引导和组织,他们只能以惯用的暴力来解决问题。

而暴力冲突的不断扩展,让很多法国白人也厌烦于黑人近些年来的大动作,黑人与土著的矛盾一触即发。而美国黑人弗洛伊德事件持续发酵成为了一个爆发点。

2020年6月,全球多地爆发反种族主义大,有的极端黑人甚至效仿美国黑人群体,开始烧等暴力行为,法国黑人甚至扬言要把白人赶出巴黎。

这一言论在法国掀起波澜,法国政府却没有什么大动作,其一便是按目前法国人口增长趋势,黑人占领法国并非不可能,法国政府忌惮于黑人势力;其二是法国政府的盲目站队,欧洲白左言论当道,任何反对移民都会被打上歧视标签,法国法律甚至不允许分种族统计人口数量。

黑化看似已经是不可逆转的趋势,黑人这一种族已经在全球各地扎根,人们佩服于其类似于菟丝草的强大繁殖能力,也担忧着黑人势力的崛起带来的隐患。

没人能确定隐忍许久且大多素质偏低、崇尚暴力的黑人在未来会不会发展为有一定规模的恐怖组织。

百年前,法国人用大枪大炮打开了非洲的大门,占领了黑人的地盘,将黑人的家园当作殖民地,无数黑人用血泪熬过了这一混乱草菅人命的时代,如今,黑人不损耗一兵一卒就得以在法国生根,甚至呈占领之势,不由得让人感叹历史的循环往复。

若非对本国文化极度自信,很少会有国家选择引入其他种族,80年前法国引进黑人虽然短时间内解决了问题,却未意识到其在今后带来的影响,未曾意料到这一行为同引狼入室无疑。法国白人自以为高贵。

在他们眼里低贱愚蠢的黑人是容易被控制的,未曾想过80年后的今天,傲慢的他们对黑人会如此忌惮,也算是自食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