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来看看在埃德蒙顿北阿尔伯塔理工学院的杰仔,分享他的回国经历,杰仔是一个很有性格的孩子,深受学校老师和同学的欢迎,更棒的是,他对飞机非常痴迷,是典型的“飞机迷”,我们就一起看看飞机迷角度看到的回国路上的情景!

2020年,一场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打破了我们平常的生活,所有生活的节奏都被打乱了,和大多数人我们留学生一样,我也面临着相当大风险和困难,例如网课,日常生活购物,出行时都十分担心,而且在初期提出撤退的时候,家人也会反对和分歧,但是事实上,越来越多留学生选择撤退回国,也迫使他们不得不最后做出了改变。

在做出撤退决定后,我第一时间就通知学校停课,合理处理学费,之后具体执行撤退方案,包括预定机票,查询出入境管理规定,按照要求寻找核酸检测机构。机票方面考虑各种因素,我选择了从埃德蒙顿出发,经温哥华1月20日直飞回广州的CZ330航班,而我真想搭乘一下,这个“大胖子”回国。在核酸检测方面,在加拿大,每个省都用独立的检测机构,因此检测机构并不是每个省都有,有些省你就不得不飞往温哥华或者多伦多去做检查,因此会有更多不确定性。

我所在的ALBERTA阿尔伯塔省有两个检测机构是中国大使馆指定的检测机构,他们是ICHOR和DynaLIFE,两个机构预约都很满,都需要提前预约。但如果紧急情况下,他们也可以为你特殊情况做检测,例如凌晨,但如果你想正常时间去做,就别想了。

我选择了DynaLIFE, 他们在Alberta只有三个监测点,两个在CALGARY,一个在我所处的城市EDMONTON埃德蒙顿。而且我还考虑到DynaLIFE都在本地没有检测设施,所有样本均需要经过空运到其他地方去做(工作人员说是渥太华),因此48小时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DynaLIFE检测费的收费是180加币,而ICHOR就更贵了,据说是因为样本要运到美国去检验(可见加拿大人懒惰程度)。护士的熟练程度一般般,我1月17日晚上11点到检测中心去做检测,抽血扎了我4次,我手臂都肿了,再在深喉取样,18日凌晨2点才完成检测采样。但还好18日当天晚上11:30就拿到了结果,之后就通过微信注册健康码,可能中国驻卡尔加里领事馆服务区域人口比较少,所以,2小时就拿到了健康码。

我的检测报告(如下图),是核酸和抗体检测结果出在一个报告上,拿到后我就办理“绿码”

(通过微信,生成了上面这个“绿码”,我也顺便截图保存了。提醒大家,记得准备好护照信息,身份证信息,国内联系人名字,地址和电话,是否还去其他城市,还有无需重复提交,我就试过多提交了一次,系统马上提示我重复递交。)

我从埃德蒙顿到温哥华我选择的的西捷(WESTJET)班机,航班是7:30分从EDMONTON机场起飞。但稳妥起见,我4:30分就出门了,考虑到1月19日晚上EDMONTON遭遇了大风袭击,市政道路基本上被封闭,因此我和朋友绕了不少弯路,终于来到了埃德蒙顿机场,整个行程我们花了90分钟才到了机场,途中看到侧翻在路上的箱式半挂车趟卧在路边,加上路上全都是冻雨留下的暗冰,整个过程真是过五关斩六将的感觉!

到了机场后,有工作人员问我有没有准备健康码(可能他们知道我要回中国,也担心我没有“绿码”,到温哥华后不可以登机),在我出示“绿码”时,他们也扫描一下,同时也告诉我,到温哥华后会有人直接带我去中转区域,行李也是从埃德蒙顿直挂我南航CZ330航班。

由于当天时间很早,EDMONTON机场基本没有什么人,于是我们基本都隔得很开,在飞机上,虽然部分格的开,但部分老外拒绝带口罩,老外就是老外,即使空姐提醒,他们仍然可以拒绝,那就是为什么西方国家不断升高感染率和患者数量增加比火箭升的还快。

这个航班是波音737-Max8,是加拿大首日复飞737-Max的航班,大家还是有点担心——这个飞机已经停飞了一年!

不久之后,我来到温哥华,温哥华机场相比爱民顿机场热闹很多,但和EDMONTON的人相比,由于RED NECK少了,所以戴口罩的人多很多,并且人也十分配合遵守防疫规定。

我在温哥华根据当时安德蒙顿工作人员给我的航班登记卡(没有具体南航座位的),我在中转区,起飞前三个小时,在南航登机口,出示护照和绿码,进行选座,拿到了这个正式的登机牌(见上图)。我情况是无需离开禁区和重新安检的。

到达温哥华机场意味着回国只剩下14+小时飞行,南航CZ329/330由787-9和空客A380(暂时)执飞,其中A380由于飞行速度较慢(787系列平均地速985公里),而A380平均地速只有908公里因此,飞行时间也是长了一点。

上机后,虽然A380是南航旗舰机型,但南航由于机型老旧(最新的一架也是2013年接机的)客舱很多设备也已经老化了,而且更气人的是:插头居然不工作,但“大胖大胖”,来加拿大接我们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这趟A380可能是最后一趟A380航班,因为几个月以来大韩航空,以及中国南航的A380以及其他物资运输飞机对温哥华机场的跑道造成了很大的破坏,因此温哥华机场不得不关闭部分跑道进行大修,但,希望这次大修后可以更好。

温哥华机场基础设施并不支持大规模A380飞机使用的,虽然拥有三个A380专用的登机口,但A380显得仍然是如临大敌人,例如温哥华机场飞机牵引车是TMX-650飞机牵引车,但由于驾驶员对应对A380的经验不足,容易重踩油门后导致轮胎打滑,对机上人员极不舒服。

由于疫情关系,空姐都穿上了防护服(,至于热食,就回国在享受吧,飞机餐就是一大袋巧克力,饼干,以及部分饮料,至于由于飞机全程要求带口罩,我就没吃过这些食物,就留着当宵夜吧,飞机很顺利到达了广州,之后一些特殊的旅客会先下机,然后将会按照安排下机,我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

下机后,就要填写海关入境码,生成了这个健康申报码,和进行了核酸检测!之后还做了多次核查。

当你一切都搞好后,就到最后的一步了,很显然,你要用了5小时去等待安排,酒店是没得选的,如果你幸运,你就到好的酒店,不过大家都没得选!

我被安排到拾鑫酒店,这个酒店14天的费用是5320元,这个酒店虽然很旧很旧,但还是包了伙食(80元伙食),并且也允许我叫外卖的。

按照目前国内防疫政策,我们14天酒店集中隔离,加上7天居家隔离,就是所谓的“14+7”,掐指一算我到大年三十就可以解放!

感谢杰仔的分享!让我们更加看到一个有趣的视觉,由于版面有限,沿途还有很多有趣故事,有待杰仔日后补充了!